北晚新視覺 > 深讀 > 觀點

“90后”小護士遇到90后老患者,溫情動人背后也有心酸

2019-10-21 14:11 編輯:TF008 來源:北京晚報

“最老”的一批“90后”還有不到100天就要30歲了。就在“90后”喊著自己已經變老的時候,真正的90后,也就是90歲以上的老爺爺老奶奶們卻在認真地不服老。

蔡海紅

在醫院的病房里,年輕的“90后”護士經常會遇到90后的爺爺奶奶,他們會碰撞出怎樣精彩又動人的故事?

? ? “他們就是我的爺爺奶奶”

蔡海紅是北京同仁醫院老年醫學科的一名護士。1992年出生的她,比同齡人多了一份溫柔與穩重。海紅所在的老年醫學科,接收的病人都是上了年紀的老人,說起與病人相處的細節,她的臉上總是掛著笑容,沒有一絲不耐煩。對她來說,每一位住院的老年患者都像是家里的長輩。

在海紅工作的四年間,一對和藹可親的老兩口令她印象最為深刻。“劉爺爺已經90多歲了,患了肺癌,經常住進科里做化療,每次住院,都是老伴兒周奶奶陪著。”第一次與這對夫妻見面時,蔡海紅還是個新人。劉爺爺是科里新收住院的病人,但新手海紅沒有提前了解劉爺爺的病情,就直接走進病房,為爺爺做穿刺。來到劉爺爺的病床前,海紅傻眼了,由于長期接受化療,劉爺爺的血管受到了損傷,手臂上的靜脈已經不太明顯,她拿著穿刺針,遲遲不敢下手。劉爺爺和老伴兒相視一笑,溫和地說:“一針扎不上沒關系的,我們知道血管不好。”

當時這句話對海紅來說無疑是莫大的鼓勵,她在三針之內成功找到了血管,雖然劉爺爺疼得齜牙咧嘴,但仍笑著安慰海紅,“謝謝你小紅,我知道你盡力了。”為了給爺爺提供更好的護理,海紅提出要向周奶奶多請教一些爺爺的病史和日常習慣。奶奶便耐心地為她解答,又聊起老兩口之間的故事。“爺爺奶奶都是軍人,在結婚當天認識的彼此,就這樣相伴走過一生。”海紅說,奶奶坐在沙發上娓娓講述著兩人的愛情故事,爺爺在床上一邊看報紙一邊靜靜地聽著,那個灑滿陽光的午后,她終生難忘。

漸漸地,海紅和兩位老人熟絡起來,每次去劉爺爺的病房,她都要多待上一會兒,幫爺爺調整一下床,為他的床頭擺上一份報紙,陪奶奶聊會兒天……有一天,細心的奶奶發現爺爺上完廁所忘了關廁所燈,感到有些不對勁,便找到海紅。海紅立馬找到醫生為爺爺做了檢查,結果顯示,劉爺爺的癌癥確實腦轉移了。

得知病情后,劉爺爺依舊特別積極地配合治療。腫瘤的壓迫導致劉爺爺的上腔回流不暢,左臂腫得像小腿一樣粗,讓日常的血壓監測也成了一個難題。每次給爺爺量血壓,海紅都會格外小心,“雖然爺爺每次都說不疼,但我知道他一定忍受著劇烈的癌痛。爺爺特別堅強,不會輕易來‘麻煩’我們,只有疼得實在堅持不住了,才會找我們要止疼藥。”

一天上早班,海紅經過劉爺爺的病房,看見房間里一如往常那樣干凈,床頭上擺放著昨天她拿來的報紙,床鋪得整整齊齊,“劉爺爺又自己去廁所了”,她念叨著。早上正式交班時,夜班護士告訴她,劉爺爺昨天夜里走了。“眼淚嘩地一下就涌出來了,心像針扎似的疼。”海紅說,沒有跟爺爺多說幾句話,沒有在最后給奶奶一個擁抱,她特別遺憾,“每每看到爺爺的病房空空如也,我的心也空落落的”。那年元旦,海紅專程去拜訪周奶奶,“見到奶奶,我就一把抱住了她,她身子骨瘦瘦的,我的眼淚止不住地流。”

 

? ? “他們是病人也是‘老小孩’”

“來到老年醫學科工作,和這些可愛的爺爺奶奶在一起,我覺得特別幸運。”95后護士楊宇婷去年剛剛進入同仁醫院老年醫學科,工作第一年,楊宇婷最大的感觸就是,自己像是在“看小孩兒”,“他們就像小孩子一樣,和他們相處非常開心、融洽。”

楊宇婷

前陣子,病房里住進了一位特別“潮”的“90后”王爺爺。爺爺特別喜歡遛彎兒,也特別愛和人聊天,走到哪兒都戴著一副酷酷的墨鏡。為什么白天也戴著墨鏡?在陪王爺爺聊天時,楊宇婷得知,爺爺是抗戰老兵,早年的時候眼睛受過傷,歲數大了就特別怕光,所以現在一直戴著墨鏡。這次住院,王爺爺是因為心率過緩,需要安裝起搏器。從入院到做手術,王爺爺的孩子幾乎沒怎么露面兒,全程由護工陪著。每次走進王爺爺的病房,楊宇婷都能被戴著墨鏡看電視的爺爺逗笑,“他一會兒要拉著我陪他看電視劇,一會兒又要教我防身術,總能想出不同的點子來,特別有意思。”宇婷說,別看爺爺這么開朗,其實他非常孤獨——爺爺的老伴兒去世了,孩子又忙,所以他一直一個人住在養老院里,平時也沒個人說話。每次只要自己不忙,玉婷就會多陪爺爺“玩”一會兒,讓爺爺不那么孤單。

安裝了起搏器后,平日里“樂天派”的爺爺變得郁郁寡歡起來。原來,王爺爺因為年紀大了,凝血功能下降,導致左胸部出現大片的淤青。每次宇婷來為王爺爺做檢查,他都會向宇婷抱怨:“小楊,我原來還天天打坐呢,你看我現在這個樣子,坐都坐不起來啦。我孩子經常不在身邊,你們也不管我了”……說著說著,王爺爺的眼淚便刷刷地落了下來。爺爺哭泣時的樣子就像個小孩子,看得宇婷又心疼又想笑,她輕輕拍著爺爺的另一側肩膀,安慰道:“我們都陪著您呢。您別擔心,做手術有淤青是正常現象,慢慢就會好的。您傷心還會影響手術的恢復哦。”宇婷的話像是給老人吃了顆甜甜的糖,王爺爺立馬就笑了。

慢慢地,王爺爺身上的淤青沒有那么嚴重了,也能起身下地了,宇婷就和爺爺約好一起遛彎兒。“攙著爺爺一步一步地走,好像時間都慢了下來,我特別享受這段寧靜的時光。”

出院時,王爺爺拉著宇婷又哭了一鼻子,“我都不想離開你們了。”他說。

 

? ? “握力恢復的爺爺為我手動點贊”

吳雨,是一名“95后”護士。2017年她從首都醫科大學畢業后來到北京世紀壇醫院工作,現在是脊柱外科的一名護士。

吳雨

上個月,科室來了一位整整90歲的老患者,王老先生。“爺爺是躺著來到病房的。”這位高齡老人給科里所有的醫護人員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吳雨對這位老患者印象也非常深刻,因為老爺爺住進醫院就先說感謝。原來王爺爺這幾年得了頸椎病,癥狀逐年加重。剛開始老人還能忍受頸椎病帶來的各種癥狀,但后來癥狀越來越嚴重,已經影響生活質量,最近這一兩個月,老人只能臥床。王老先生不甘心自己的“90后”生活就躺在床上度過,他下定決心要通過手術治療,徹底消除隱患。但老人輾轉了四五家醫院,都沒有醫院敢給他做手術。來到世紀壇醫院后,脊柱外科的專家決定和老人一起努力,嚴謹闖關,爭取通過手術治療,徹底改善癥狀。

王爺爺來到病房后,吳雨和同事們給老人進行肌力檢測。“肌力評級最低0分,最高5分。”5分滿分的“題”,老人只得了2分,也就是評級只有2級,“形象地說,爺爺甚至都無法攥拳。”因為神經被壓迫,老人還伴有右腿抽筋等癥狀。老人躺在床上不能動,吳雨就抽空過去和老人聊聊天。手術前,老人最擔心手術效果,一遍又一遍地問,吳雨一遍又一遍地鼓勵老人,“好好配合醫生治療。”

住院一周后,終于輪到了老人手術。手術很順利,回到病房后,老人就能握起拳頭了。吳雨來看王爺爺,她發現老人不僅能攥拳,還能給她豎個大拇指,點上一個贊!老人的康復越來越好,每天“90后”的護士吳雨都來問候爺爺,指導老人進行康復訓練。很快,老人可以下床扶著助行器走上幾步,“這時候,爺爺笑得就像一個孩子。”陪伴了王爺爺十多天的吳雨,就像看到了自家的長輩康復那樣開心不已。手術兩周后,老人已經可以出院了。“爺爺真的是躺著進了病房,站著出了病房。”

在脊柱外科,老年患者不少。對于骨科手術的病人來說,術后的康復訓練特別重要。“我們學習的都是專業術語,護士的責任就是讓老年人能聽得懂,學得會。”吳雨說,每次遇到“90后”、“80后”,甚至更年輕的一些老人,她們都會用特別通俗的語言來教老人進行康復。“股四頭肌等長收縮”是康復的內容之一,但老年人也不懂得到底哪里是股四頭肌,吳雨會說,“繃緊大腿,繃勁!”遇到外地患者,說話方言重聽不懂,吳雨和同事們就會寫寫畫畫進行溝通。

“老吾老,以及人之老”。病房里的“90后”護士們從來沒有感慨自己變老了,因為他們在病房里看到了真正的90后。他們換位體驗著老人的痛苦,體驗著老年人的寂寞,體驗著他們的擔憂。他們用自己的知識和技能,減少了老人的痛苦,趕走了老人的寂寞,化解了他們的擔憂。

 

來源:北京晚報 記者?李祺瑤 賈曉宏

編輯:tf008

相關閱讀

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一、凡本站中注明“來源: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,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,轉載時必須注明“來源:北晚新視覺網”,并附上原文鏈接。

二、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(作品)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,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。

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,聯系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新視覺·新媒體

  • weibo北晚新視覺微博
  • mobile北晚新視覺手機版
  • app北京晚報APP
  • weixin北晚新視覺微信
  • ys1新視覺影社微信
英雄杀图标